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我,元芳?

第七百六十九章 叶玉京和西门舞

我,元芳? 剑舞秀 6914 2022-08-05 20:50

  

  人生啊,真是充满了惊喜,西门吹雪的女儿西门舞有多强天赋他是知道的,这叶孤城又是怎么回事?

“他不会真在东瀛找到了某个女子生儿育女了吧?还是说回了飞仙岛然后随便找了个剑侍?又或者,碰上了某个剑道天赋绝顶的孤儿!”

青萍伸手将左舟满脸的八卦都扯平,好笑道:“都没有,你被困在金山寺的时候叶孤城得知之后就从东瀛回来了,他也去过金山寺,只是看不懂其中玄妙没法进去,哪有时间在东瀛找女人。”

左舟笑道:“老叶还是很够意思的啊,不过一个看不懂的空间就能拦住他?我不信,不是老叶的性格啊!”

“是我拦住的。”左老汉一脸的嫌弃,“毕竟是朋友嘛,不可能让他们无辜涉险。”

左舟一副心痛的模样,“老头子,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啊,你就不担心?”

“是不是亲生的得去问你娘,另外……你身上那么多的功德气运都没散,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

左舟噘嘴,“万一我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将气运功德什么的都浪费掉了呢?”

“那你岂不是死得其所、死的活该、死得好啊,我就更不用担心了,人家可能还会说左家人大义灭亲呢!”左老汉捋着胡子,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。

左舟很明智的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,又看向青萍,“所以老叶的孩子是从哪捡的?”

青萍白了他一眼,不满道:“你嘴里就不能有句好话?什么叫做捡啊,是亲生的,名玉京,是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,很可爱的!”

“叶玉京,名字不错,母亲是谁?”这名字至少比左玄沙有意境,当初应该让江玉燕多读读书的。

“上官海棠。”

“……”左舟愣了一瞬,有点难以置信,“他们两个是怎么搞到一块的?老叶变成禽兽了?还是说年龄到了搭伙过日子?老叶不是说要找一个剑道天赋好的女子嘛,上官海棠……”

左舟说到一半突然间停下了,上官海棠的天赋其实非常好,学什么都非常快,之所以不用剑只是因为她没学过。

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展十七突然接道:“叶孤城想到了一个主意,他将自己的剑法改良成一套适合女子修炼的武功,然后送给了很多武林门派,然后以半年为期看哪个女子修炼的最快。如果有哪个世家的女子修炼的好,他就会作为那个世家的后盾。”

左舟奇怪的看着她,“这事你咋这么清楚,叶孤城这货不会也打你们的主意吧?”

西门香笑喷,“刚刚还叫人家老叶兄弟,如今就直接叫叶孤城了!”

左舟微笑,“我这不是怕打击你们的自信心嘛,咱家院里的女人就没一个有剑道天赋的,老叶才看不上呢!”

西门香瞪眼,“我的剑法很厉害的!”

“你那不是正经剑法,嗯,所以呢?”

青萍拉住还要再闹的西门香,展十七接道:“我们确实也练过,不过却是从岳银瓶那得到的。叶孤城也给杨家送去了剑谱,只可惜,他这剑法起点可不低。”

青萍接话,“公孙大娘也是有名的剑术大家,她的弟子自然也是叶孤城可能联姻的对象,不过可惜,没有一个人能够从那剑谱中领悟出天外飞仙一招。”

“嘶,老叶真是拼啊,为了生个能继承剑术的孩子,竟然连天外飞仙都能改良之后送出去啊!”左舟惊叹,突然有种紧迫感,自己也该努力了,这都已经地榜了,是时候该努力造人了。

展十七接着笑道:“兜兜转转一圈,基本没有一个能让叶孤城瞧上眼,结果又一次在遇到敌人的时候,无意中发现上官海棠施展金刚不坏神功的时候,竟然能够施展出天外飞仙!之后没过多久,两人就成亲了。”

左舟哭笑不得,这是个什么剧情啊,金刚不坏神功+天外飞仙,是不是一个金灿灿的人影漫天乱飞啊!完了,脑子里有画面了,祛除不了!

不过左舟倒也随后觉得某种合理,上官海棠前半生都在应付各种尔虞我诈,碰上叶孤城这种单纯就是想跟你生小孩的人,说不得会觉得更贴心呢。

只是……左舟明显察觉到了一点问题,“老叶遇到了什么敌人?值得他们两个联手?”

这回是周侗开口了,“就是我们曾经在帝都对付的那条大蜈蚣!”

“嗯?普渡慈航?”左舟怔愣一瞬,这着实是让他没有想到,话说那货还算是他左家的仇人呢,只不过当初逃了,之后怎么也找不到,再加上之后的事情越来越多,难免就耽误了,没想到又出来了。

“唉不对啊,他似乎不难打,老叶自己就能对付了。”

周侗摇摇头,“那个蜈蚣精摒弃了身体的修炼,转而修炼一种神通,两肋下生有数千只眼睛,能够绽放金光伴随黄雾,那金光不光能够环卫四周堪比金钟罩铁布衫,其还能作为攻击。叶孤城没有想到有此一招,双眼便被金光刺瞎了。是上官海棠施展金刚不坏神功不惧金光,所以才撵跑了普渡慈航!”

“老叶瞎了?”

“瞎了,眼球倒是没有损坏,可好像失去了对光的敏感,找了很多神医都医不好。”

“所以上官海棠是心疼觉得老叶可怜才给他生孩子的?”左舟恍然,“我说的嘛,实力越强这孩子生起来越麻烦,哪有说生就生的,肯定是有什么变故。”

“你这话就很难听,什么叫可怜,就不能是真爱啊!”西门香拧了左舟一把。

周侗笑道:“叶孤城是个骄傲的人,如果别人是因为可怜才跟他的,他也不会同意。不过其实想要再看见东西也没有什么难的,无论是让宋慈给他做一副人造眼,还是让公输仇给他做一副机关眼睛都可以达到效果,只是他自己找了花满楼,说是这种情况更适合用心去悟剑,所以便一直到了现在。”

左舟嘴角微微一抽,“好吧,这确实是老叶的性格,真是为了悟剑啥都不管了。呃等等,那西门吹雪不会也学他把眼睛刺瞎了吧?”

众女对视一眼,气氛有些古怪,左老汉哈哈笑道:“还真让你猜中了,西门吹雪也有这心思,不过却遭到了妻儿的大力反对,最后只能用布蒙着眼睛过了一段时间。”

左舟揉了揉太阳穴,果然啊,活得久什么奇葩事都能遇到,可惜他当时不在,否则高低要带包瓜子端着马扎看看热闹。

“那叶玉京的天赋如何?”

“自然是极好的,不过似乎天赋并不是太纯粹,上一次听上官海棠抱怨,她儿子练习金刚不坏神功的速度比练剑更快,叶孤城非要他专注剑道。”

左舟大乐,“你看,事实证明,叶孤城和西门吹雪才是神经病,普通人哪能将剑意练的那么纯粹。”

“可是西门舞就能啊!”展十七笑着接道。

“嗯,那西门舞也是神经病!”

“我好心好意的来看看你,却没想到你是这么看我们的啊!”

西门吹雪的声音突然间出现,左舟一个激灵,这是背着人说坏话结果被正主发现了?不怕,只要我不尴尬,尴尬的就是别人。

“这不是夸你们难得一见嘛!”

左舟笑着转头,乐呵呵的一点都没有背后骂人被发现的窘迫。

西门吹雪依旧是标志性的白衣,冷若寒霜的气质都十五年了没有任何变化。不同的是,如今他的身边多了一个漂亮的少女,与西门吹雪同款的白色连衣裙,身材曼妙诱人,若非提着一柄剑,谁也想不到她是个剑客。

“西门舞多谢叔叔夸奖。”少女微微一福,那完美继承西门吹雪与孙秀青美貌的长相还挺耀人的。

“哈哈哈哈,不用客气,这孩子长得真快,我以前还抱过你呢,呵呵!”

“没抱过。”西门舞直言拆穿,别套近乎。

左舟再次哈哈笑道:“没抱过吗?哦,那可能是我记错了,嗯,小舞你说话这么直,以后不好嫁出去啊!”

“有剑,足矣!”

西门舞一句话掷地有声,左舟看看西门吹雪果然发现这货一脸自豪。

“你娘同意吗?”

父女俩不说话,左舟这一招正中要害。

青萍发现气氛有点尴尬,笑道:“今天骆驼回家值得庆祝一下,都留下来,大家一起吃点。”

西门吹雪父女随着青萍进屋了,很快就又有人来,毕竟刚刚龙王回归似的戏码着实震撼了不少人。

“哈哈哈,李兄,好久不见啊,可是让朕想煞了。”

朱无视一身便衣就像个热情的员外,双手抱拳拱着就进来了。

左舟自然迎过去,“哎呦陛下,十五年不见你这身子骨越发硬朗了啊,哈哈哈!”

“这话说得,朕正当壮年又不老,倒是李兄弟十五年丝毫不变,真是令人羡慕啊。”

“陛下过奖,说起来当初的任务完成的不好,虽然也杀了绝无神,可却没能将东瀛的威胁彻底铲除,令陛下失望了啊。”

“哪里话,没有了绝无神等人,东瀛便不值一提,天尊的人随便挑拨几下,如今还在乱着呢!”

“沈兄!”

“嗯!”

沈长青走在路上,有遇到相熟的人,彼此都会打个招呼,或是点头。

但不管是谁。

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,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。

对此。

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。

因为这里是镇魔司,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,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,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。

可以说。

镇魔司中,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。

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,那么对很多事情,都会变得淡漠。

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沈长青有些不适应,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。

镇魔司很大。

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,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,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。

沈长青属于后者。

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,一为镇守使,一为除魔使。

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,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,

然后一步步晋升,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。

沈长青的前身,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,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。

拥有前身的记忆。

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,也是非常的熟悉。

没有用太长时间,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。

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,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,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,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。

此时阁楼大门敞开,偶尔有人进出。

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,就跨步走了进去。

进入阁楼。

环境便是徒然一变。

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,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,但又很快舒展。

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,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